ag

2019-06-14 [产品中心]

  格绒卓姆今年21岁。第一次来北京,她惦记着到商城中体验“抓娃娃”,看到活动展区播放的彩妆广告片时,还会兴奋地叫出来:“是不是吉克隽逸呀?我最喜欢她唱的《彩色的黑》,太好听了!”

  而在“快手”短视频平台,这个胸无城府的藏族姑娘拥有107万粉丝,被昵称为“松茸西施”。她通过手机,分享秘境之中的淳朴生活和珍稀物产,也能从深山以外的世界接收订单,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带头人。

  稻城亚丁,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神秘的雪峰,壮美的森林,绿绒般的草甸,安详清透的湖水……这里是“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

  三年前,来自云南的杜沫奎徒步翻越雪山,带着胶卷相机来到这里。他太喜欢这片风光了,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亚丁景区,杜沫奎遇见了美丽率真的卓姆,便把昆明的工作辞了,陪她一起做服务员。不久后,两人结婚。

  格绒卓姆一家居住的赤土乡贡色村,海拔3500米,村人以务农、采摘为生。略通汉语者,大都选择到几十公里之外的景区或县城打一份零工,但是稻城的旅游分淡旺两季,每年11月到次年4月,大雪封山,游人罕至,山里也没有任何农事可作。不尚远行的藏民们,一年中竟有五六个月赋闲在家,左支右绌,可想而知。

  2017年,20岁的卓姆跟随朋友们下载了“快手”,看天南海北的播主们记录生活,也开始拍一些见惯了的美景、唱歌跳舞的才艺,不过没什么播放量。5月,青稞转绿,全家人爬到高山上挖虫草。卓姆央求父亲“举着手机不要动”,录了一小段自己和母亲从土里找到虫草的过程,由于信号不好,还特意用了一个多小时爬上山顶,把视频传了出去,再返回来继续挖。

  第二天,格绒卓姆打开快手一看,“播放量50多万!有点不敢相信。”粉丝数也增长了3000多;再一看站内消息,几百号人问她“虫草怎么卖”,还有的要给她钱。

  当时,格绒卓姆和丈夫在县城开了一家早餐店,虫草季节,卓姆回乡,丈夫独自守着。每天一大早开门迎客,夜里还要做包子、蒸包子,极其辛苦,却攒不下钱来。

  快手视频的意外火爆,像是撞开了一道大门。那一回,卓姆成交了4到5单,挣了2000多元,几乎相当于打工一个月的收入。接下来便是松茸季,她和丈夫合议之后,毅然转让了城里的小吃店,决心试一下快手这条路能不能走通。

  年迈的父母眼见着这对小夫妻正事不做,整天对着手机,自然是反对的。卓姆说:“他们根本不相信通过手机可以把东西卖出去,双方不见面,现金也见不到,觉得我是在骗他们。”丈夫杜沫奎补充道,在老人思想中,拍视频“抛头露面”是一件丢人的事,两个人无从说理,压力巨大。

  直到四个月后,有个广东客人通过快手预订了2000多根虫草,并来到卓姆家当面交易,父母亲的态度才终于有所改观。卓姆自家的存货还剩300多根,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又通知其他村民送货过来,六户人家滞销的虫草被一扫而空,每根虫草的价格还比当地市场价高出10%.

  腼腆的卓姆很快适应了网络播主的生活———在快手上,她是迷藏卓玛。“迷”字是她从街上拾来的,神秘未知的意思。

  她对江湖盛行的“套路”一无所知,好在也只需本色出演,“说实话,比起打工轻松多了。”不过平时,卓姆只拍视频,很少开直播,因为她既要做农活,又要努力卖东西,没有太多闲聊的工夫。

  加她好友的人中,无论大客还是散客,都会受到热情的接待,唯独寻求广告投放者会被迅速拉黑。卓姆说:“有一些不认识的人,叫我给他们做什么面膜广告之类的,我从来没接过。因为我想着,万一我的客人被骗了,就不行了。做生意讲的是诚信,越讲诚信的人走得就越远。”

  卓姆只读到小学六年级。早些年,她当过一阵导游,会向到访的客人推介家乡特产。“好几个人都跟我说过的,信任是根本。”卓姆觉得有道理,一直记到了今天。

  现摘的新鲜松茸保质期短,即便发货和运输都没耽搁,买家若没有及时取件,也会整箱坏掉。有些客人找来投诉,卓姆不问责任在谁,一律免费补发。

  “我也没有亏啊,”卓姆解释说,“后来有个人专门飞过来我家做客,买了非常多的虫草!”

  顾客通过快手下单、夫妻俩去县城发货,卓姆与丈夫有条不紊地推进着虫草生意,并不断修正。负责视频拍摄的杜沫奎网购了稳定器,县城里有了顺丰,今年8月开通了冷链运输服务,他们也在第一时间试用。“去年只有邮政,新鲜松茸只能晒成干片。”杜沫奎说。

  由于货车必经的318川藏线,在雨季难免遇到塌方,为了降低鲜货在途中霉变的概率,有时卓姆会坐上父亲的面包车,连夜驱车一百公里到机场。早上5点钟开始的空中货运,卓姆总排在第一个,就不用担心货多得寄不完。整包空运到成都,有朋友帮忙拆开转发,现挖的山货最少只要1天,就能到达顾客手中。

  2018年虫草季,卓姆的销售额超过了30万元,不仅自家赚钱,亲戚、朋友、村民,乃至周边村镇都得益,普通农民开始在市场上有了定价权。

  好消息接踵而来。今年6月,宽带网通进了只有50多户人家的贡色村。接上路由器,小山村也就有了W iFi信号,在这个时代,它和道路、物流一样,是重要的“基础设施”。几个月内,卓姆的快手粉丝从50万增长到70万,又突破了100万,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善意款待。

  也有很多粉丝想来卓姆家玩,这倒让她有点犯难。“我们家跟父母、妹妹妹夫住在一起,七个人只有三个房子,本来就不够住,粉丝要来,他们只能去20多公里外的酒店住宿。”由于贡色村本就位于稻城和亚丁旅游区之间,找上门来的客人源源不断,卓姆终于将建房这件事提上了日程,以后办了民宿,可以带他们挖虫草、放牛,体验真实的藏家生活。至于定价,因为是自己的房子,也不用多高,“就算一个晚上卖30块钱,5个房间的线块钱啊!”

  随着粉丝基数的扩大,订货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多样。有人希望采购野生的药材,也有人想买牦牛肉、藏香猪肉……

  “许多人向我们打听当地的藏香猪,但是村民们都是每家养两头自己吃,没有过往外销售的想法。”卓姆说,她计划在村里办合作社,让村民每家帮忙多养几头猪和牛,由她负责收购,再加工成肉制品。“这样村民多了一份收入,我们也一年四季有产品卖。”

  9月下旬,快手平台召集全国的“幸福乡村带头人”到清华大学集训,格绒卓姆和杜沫奎作为乡村快手用户的创业代表,双双入选。卓姆还做了为时20分钟的主题分享。

  快手方面认为,从改善自家条件,到拉动当地的物产销售,从把握商机,到主动挖掘藏区的文化价值,卓姆和丈夫的行动完全符合该平台的倡导:每块土地,都是幸福发源地。

  对于21岁的卓姆来说,北京之行不仅让她学会了如何去做生意,还圆了一个美好的梦想。她的笑颜中,满是孩子气的得意:“你看,我连六年级都没好好毕业,就上了清华大学呢!”



相关阅读: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