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2019-04-16 [服务中心]

  与食品保质期有关的义务性规定,《食品安全法》主要体现在三大类。第一类是禁止性义务,第三十四条:“禁止生产经营下列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三)用超过保质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生产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十)标注虚假生产日期、保质期或者超过保质期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第二类是巡查清理义务,第五十四条:“食品经营者应当按照保证食品安全的要求贮存食品,定期检查库存食品,及时清理变质或者超过保质期的食品”。最后一类是针对进货查验记录以及销售时的标注规定,散见于第五十条、五十三、六十八条、七十一条等。目前争议主要发生在前两类,争议焦点是在执法中对经营过期食品违法行为的既遂形态如何认定。正因为《食品安全法》在第五十四条中设定了食品经营者清理变质或者超过保质期食品的义务,所以在实践中才使得上述违法行为与场所相关。对此,各级各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先后颁布了若干执法应用解释,以场所来界定行为,其中差异也很大。

  对场所范围把握最苛刻的当属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认为在就餐区等向消费者开放的区域发现(无论开封与否)都应定性为经营过期食品,而在操作间等未向消费者开放的区域发现的应定性为未及时清理。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对场所范围把握最宽泛,使用了“食品处理区”的概念,认为只要是进入此区域的均属经营过期食品。按定义,食品处理区系指食品的粗加工、切配、烹饪和备餐场所、专间、食品库房、餐用具清洗消毒和保洁场所等区域,看来只有办公室与非食品库房等排除在此区域之外。较之两极,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则比较折中,认为在厨房、冷菜间等生产加工经营场所发现的才按经营过期食品处理。目前执法部门普遍认为,在不同的场所发现过期食品决定行为定性。简单地说,直接与消费者连通的经营场所发现的是非法经营过期食品,而在非直接与消费者连通的经营场所内,属未及时清理过期食品,当然两者的法律责任相去甚远。笔者用“与消费者连通的经营场所”并不是指空间位置的远近,而是重在比较距消费者之间服务关系的远近。比如,在厨房、冷菜间加工制作食品直接指向用餐者,其“直接连通度”明显大于库房;若按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观点,仅有就餐区这样的开放式区域才有连通关系,其他区域根本没有“连通度”。



相关阅读: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