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2019-09-08 [关于]

  飞机开始缓缓降落,透过舷窗鸟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山脉、丘陵、盆地,几乎全都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森林,我们仿佛来到了一处世外桃源。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21世纪中国大陆的第一缕曙光首先照耀在这里的珲春森林山。这里地处长白山下、图们江畔,是中国、俄罗斯、朝鲜三国交界地带,东临日本海,被誉为“东北亚的金三角”。

  这是一片欢乐的土地,每当春天来临,鲜艳欲滴的金达莱花儿开满山野。每逢节假日,这里便会成为欢乐的海洋,朝鲜族男女老少纷纷走出家门,在田边地头,载歌载舞,从清晨到日暮。

  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2.6万年前的旧石器时期,古老的“安图人”就在这里生存栖息。这里是唐代“渤海国”的所在,这里还是清朝满族的“龙兴之地”。

  这是一片热血的土地,这里有“血诚纾难、忠君报国”的爱国贤臣、封疆大吏吴大澂的事迹和雕像;这里是朝鲜族爱国英雄、诗人尹东柱的故里;在这里,朝鲜民族和其他兄弟民族一起,共同开发建设东北,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为国捐躯,血染疆土。

  这是一片幸福的土地,4万多平方公里范围内森林覆盖超过80%,深山老林里有虎豹出没,松茸遍地。蓝天白云,碧水青山,完好的自然生态,构成了天然的绿色大氧吧,汉族、朝鲜族、满族等24个民族200多万人和睦地生活在这里。

  一下飞机,吉林省委常委、副省长、延边州委书记庄严便把延边的种种美好,如数家珍般地介绍给我们。金秋时节,来自近30个省、市、自治区的党报集团社长、总编辑、资深记者们齐聚一堂,参加了由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吉林日报社联合主办的“省级党报采编工作会议”。而后,全国各地的媒体人,便沿着庄严书记描绘的路线,开始了大美延边的文化之旅。

  从延边州首府延吉市出发,一路向东、向南,抵达珲春市所辖的防川村,这里是我国唯一同时与朝鲜、俄罗斯交界之地,位于祖国雄鸡版图最东端的“鸡嘴尖”上,人称“东方第一村”。站在紧邻边境线米的龙虎阁之上,举目四望,三国美景尽收眼底,真正能够体验到“雁鸣闻三国,虎啸惊三疆;花开香三邻,笑语传三邦”的美妙感觉。不过,随着对防川村了解的深入,我们的心情却逐渐变得沉重起来。从防川沿图们江顺流而下,经15公里即可进入日本海。由于清末国力的衰微,昏聩无能的晚清政府被迫签署丧权辱国的对外条约,使得大片的中国土地被割让、领海被截断,以至于今天的吉林成了一个离海最近、却没有自己海域的内陆省份。大海近在咫尺,我们却只能望洋兴叹。站立在龙虎阁之上,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五味杂陈。

  所幸,我们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名字:吴大澂。龙虎阁内,防川边防文化展览馆的讲解员向我们绘声绘色地介绍了这位清朝督办边务大臣的爱国事迹:1886年,中俄重勘珲春东部边界时,吴大澂不屈不挠、据理力争,把沙俄偷立的界碑“土”字碑向前移了8公里,不仅捍卫了祖国的神圣领土,还为我国争得了图们江的出海通航权。

  吴大澂对珲春的贡献还远远不止于此。清初统治者为保“龙脉”稳固,入关后逐步推行东北封禁政策,致使珲春一带人烟稀少、经济凋敝、交通闭塞、国土动荡。1880年,吴大澂初入珲春,第一印象是:“我初度地凉水泉,六十里中无人烟。膏腴一片空捐弃,临江四顾心茫然。”对此,以吴大澂为代表的一批有识之士率先提出“防俄犯境,必先移民实边,开发边疆;不破封禁,断无取胜”,吴大澂通过“设立招垦局,招屯户,实边土;试办屯田,驻军屯垦;改革军队,购利器,讨军实;建桥修路,加强边防;开办学堂、药局、驿站”等等一系列措施,打破了清王朝对东北的封禁,开启了中国近代移民大潮与大东北地区的开发热潮。

  龙虎阁一层,高大的拱形门洞之下,安放着吴大澂当年亲笔书写的“龙虎”钟鼎文花岗岩石刻,据说是他在与沙俄进行边境谈判的间隙所书,意为此地有“龙盘虎踞”,表达了他誓死捍卫祖国疆土的决心,绝不动摇。

  今天的珲春人在防川沙丘公园为当年“书生报国”的吴大澂立起了一座9米高的雕像,面朝大海,威严肃立,倔强的眼神里饱含着不屈与抗争。遥想100多年前的清末,国势危如累卵,一介文弱书生,能够挺身而出,对外争国土、争航权,对内破封禁、实边土,有胆有识,有勇有谋,如此的血性与担当,堪称中国近代史上铁骨铮铮的一位“民族脊梁”。

  今天的珲春人在新的时代、在当年吴大澂捍卫过的土地上,用新的思维与方法来继承和实现爱国先贤未竟的遗愿,那就是:开放和开发。

  珲春市乃至整个延边州,首先是打破封闭,借助国家加大延边开发开放力度的契机,建立起国内、国际海陆空三位一体的对外通道体系。2011年,开通了珲春经朝鲜罗津港至上海、宁波的内贸货物跨境海运航线年,珲春至马哈林诺铁路恢复了国际联运,打通了连接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铁路运输大通道;2015年,开通了珲春—扎鲁比诺—釜山集装箱定期航线,打通了连接日、韩及欧美的海上运输通道;延吉航空口岸现已开通至韩国首尔、济州、清州、釜山,日本大阪,俄罗斯海参崴6条国际定期航班,以及至朝鲜平壤,韩国务安、江原道、大邱4条国际包机航线。延边人打破了海域的局限,借港出海,从昔日的“龙盘虎踞”,变成了今天的“龙腾虎跃”,海阔天空。

  开放的同时,当然是开发。2010年,延吉高新区升级为国家级高新区;2011年,建立了全国首个对朝工业园——图们工业园;2012年,国家批准了首个国字号国际合作示范区——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珲春利用木材、海产品等资源进口的渐次扩大,推动了木材加工、海产品境外资源境内加工等产业的大发展;2015年,和龙边境合作区也获得了国务院批准。

  延边开发开放的初步成效,表现为名企入驻、高朋满座,表现为贸易繁荣、商贾如云,表现为旅游兴旺、车水马龙。龙腾虎跃之地,开放推动着开发,开发引领着开放。延边人没有辜负当年先贤们的所思所愿,百年前的封闭与落后,变成了今日的开放与崛起。

  光东村位于延边州和龙市东北部,地处美丽的海兰江畔,村民中朝鲜族人口占98%。全村以种植绿色、有机水稻为主,2015年在北京举行的延边大米推介会上,光东村的“吗西达”(朝鲜族语:好吃的意思)牌大米深受欢迎。该村拥有“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省级文明村”以及“延边州民族团结进步示范集体”等亮丽的头衔。2015年7月,习总书记视察光东村时说:“随着农业现代化步伐加快,新农村建设也要不断推进,基本公共服务要多向农村倾斜,向老少边贫地区倾斜。”

  一年后的金秋时节,当我们驻足于光东村头之时,真的感受到了“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丰收喜悦与英雄豪迈。站在田间搭建的观光亭上,可以极目四望,细细欣赏各种人工刻画的稻田景观画,诗情画意,胜过鬼斧神工。

  走进村里,朝鲜族群众身着鲜艳的民族服装,在欢快的鼓乐声中跳起了活泼优雅的长鼓舞,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自从总书记视察了光东村,这里游客大增,仅民乐与民俗表演一项,参演村民每人年收入4500元,村集体收入近4万元。

  光东村还成立了“民宿旅游农家乐”专业合作社,与旅游公司合作,全方位发展休闲观光农业与民俗风情旅游。

  游客们住进农家,可以换上绚丽的民族服装,学习制作打糕、腌制泡菜,品尝米肠、冷面,采摘苹果梨,弹奏伽倻琴,在朝鲜族锣鼓的伴奏下翩翩起舞,了解朝鲜族的抓周礼、交拜礼、花甲礼,体验朝鲜族的六大节日。在朝鲜族民俗村里,换个心情,品味人生,感受四季。

  习总书记去年在光东村还提出了“旱厕改水厕”的具体要求。如今村里有201户家庭的室内卫生间已经完成了改造,还有105户家庭的生活污水处理进行了试点改造,乡村卫生条件大为改观。

  在总书记到访过的村民宋明玉、李龙植家里,窗明几净,客厅墙上悬挂着村民们与总书记盘腿围坐话家常的大幅彩色照片,走廊上晾晒着红辣椒、黄玉米,小院的菜地里,一片绿油油的丰收光景,房前屋后,几乎都开满了一丛丛的红粉花朵。

  村委会兼农家书屋办公室里,总书记说过的话,用红色的行楷写在了白墙之上:“全面小康一个也不能少,哪个少数民族也不能少”。

  现如今的光东村,已经编制了朝鲜族民俗村旅游规划,水稻博物馆明年秋天投入使用;第八届金达莱文化旅游节期间,各地游客18万人次光临金达莱民俗村;和龙市40个贫困村都依照各村旅游资源的类型特点,各有侧重地实施了乡村旅游扶贫工程,通过农家乐、民俗表演、民俗美食、地窖辣白菜文化体验园、黄牛养殖基地、民俗旅游工艺产品开发、新农村土特产电商等各种方式,增加贫困户的经营性收入。

  光东村的风景,只是延边州建设美丽乡村的一个缩影。凭借绿色美好的自然风光、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独特神秘的边境风貌以及图们江冰清玉洁的雪国风韵,延边州结合农林、文化、交通、养生、网络等资源与手段,拓宽思路,发展“大旅游”。近年来,全州的旅游产业,如同海兰江畔的千重稻菽,早已香飘万里。“中国十佳食品安全城市”“中国十佳空气质量城市”“最美中国民俗风情旅游目的地城市”“国际游客满意度最高旅游城市”“最美中国魅力休闲之城”……面对一顶顶桂冠,延边州当之无愧,实至名归。

  如果说,2.6万年前旧石器时期的安图人、新石器时期满族的祖先肃慎人,都是延边当地的土著居民的话,那么,朝鲜族确实是外来的迁入民族。从17世纪初的明末清初开始,朝鲜人从朝鲜半岛,越过图们江、鸭绿江迁入到我国的东北地区,以延边为中心逐渐形成了广阔的朝鲜族聚居区域。他们把这片当年荒无人烟的黑土地,开发成了稻香四溢、物阜民丰的富饶之地。

  在延边朝鲜族博物馆,“朝鲜族迁入史”展区的资料显示:清末东北地区“移民实边”的政策启动以后,1875年,朝鲜族农民在通化江甸子一带开发水田试种水稻成功;1906年,14户朝鲜族农民在龙井大教洞开掘水渠1308米,引河水灌溉水田33垧,这是延边地区最早的水利灌溉工程。由此看来,有了100多年前迁入东北的朝鲜族农民的勤劳与智慧,才让我们今天有幸观赏到海兰江畔的稻花香,有幸品尝到好吃的“吗西达”牌延边大米。

  20世纪初,随着日本帝国主义把侵略的魔爪伸向朝鲜半岛和我国延边地区,不屈的朝鲜族民众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反日运动。1906年,以龙井“瑞甸书塾”的创办为开端,延边朝鲜族启动了以反日为主题的近代学校教育运动;1919年,数千朝鲜族群众在龙井举行声势浩大的“三一三”反日示威,牺牲17人,反日示威游行迅速扩散到东北朝鲜族聚居区,并发展成为全民族的反日运动和武装斗争。

  根据延边博物馆的一份统计数据,从抗日战争前到共和国建国后,延边州牺牲的革命烈士共有17735人,其中朝鲜族16582人,占比93.5%。

  面对民族危难,朝鲜族人民不仅敢于拿起枪杆子反抗侵略与强权,还善于拿起笔杆子,控诉民族灾难,主张民主、民权思想,唤起万千民众的觉醒。20世纪初,朝鲜族作家金泽荣、申采浩以笔为枪,举起反帝的旗帜;20年代,许多文艺人士投入到革命诗歌和歌曲的创作中;30年代,延边发行的50多种朝鲜文报纸中,绝大多数在为抗日斗争鼓与呼;姜敬爱、金昌杰、李旭、尹东柱、李陆史等著名朝鲜族作家,通过作品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号召民众投入到民族解放的斗争中。

  延边州龙井市的东山墓地,安葬着朝鲜族爱国诗人尹东柱。因为参与反日民族独立运动,在日留学期间,他被日警逮捕并折磨致死,年仅28岁。时至今日,每年还会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前去他的故居凭吊,他的诗歌被镌刻在故乡龙井市大成中学的石柱上;时至今日,他的乡愁诗句,仍在延边地区广为传诵:“穿一双破草鞋,为何偏偏来到这里,当年渡过图们江,跨上了这片凄清的大地……”

  延边朝鲜族画家韩乐然,在艺术上有“中国毕加索”的美誉。他1923年入党,是朝鲜族当中的第一个员;1924年他参与了东北第一个党组织的建立;赴法勤工俭学期间,他积极参加世界反法西斯斗争;1939年,他被派到战地委员会担任少将指导员,从事抗日宣传和统一战线年,乘坐军机遭遇空难逝世,新中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走进历史深处,回首百年沧桑,无论是清朝末年在东北开水田、种水稻、修水渠的朝鲜族农民,还是揭竿而起、抗击侵略与强权的朝鲜族战士,抑或是尹东柱、韩乐然这样的朝鲜族诗人、艺术家,他们要么披荆斩棘、拓荒垦殖,要么舍生取义,为国捐躯,要么以笔当枪,唤醒民众。他们开拓、斗争、呐喊、牺牲,在艰难困苦的漫漫奋斗历程中,朝鲜族与汉族等各民族一道,胼手胝足、守望互助,共同建设和捍卫美好家园,同唱一曲千秋正气歌,共同融入了中华民族的大家庭。

  步入21世纪,和平与建设年代的延边州,十分重视发展朝鲜族的民族教育,在中小学大力推行朝汉双语教学。目前,全州人均受教育程度和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延边被誉为“教育之乡”,而朝鲜族则被誉为“全国教育发展水平最高的少数民族”。

  与此同时,延边州还十分注重朝鲜族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发展,累计已搜集整理了非物质文化遗产300项,建设了中国朝鲜族非遗馆等标志性文化设施,大型歌舞《放歌长白山》《阿里郎》等民族文化精品屡获国家金奖。

  身为朝鲜族人的延边州委常委、宣传部长金基德告诉我:“在延边,朝汉群众之间同唱一首歌、同跳一支舞、同吃一桌饭,已经是再普遍不过的一个生活场景了。”漫步在延边繁华洁净的街道上,路边的招牌上一律书写着朝汉两种文字,人群之中,汉语、朝语交错混搭在一起使用,那么的亲切、自然。从历史回到现实,心中的感受就只有一句话:在延边,朝汉及各族人民在一起,同唱一首欢乐的歌。



相关阅读: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