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2019-05-01 [解决方案]

  辉山位于沈阳城东北方向,清代即有奉天八景“辉山晴雪”之美誉。近年来则是以“辉山乳业”扬名于世。曾几何时,沈阳人和大多数辽宁人,新的一天几乎都是从一杯辉山“鲜博士”开始。

  辉山乳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1年,其前身辉山畜牧场是当年苏联援建的中苏友好牧场。后来隶属于沈阳农垦总公司。早年间,沈阳农垦总公司旗下共有辉山畜牧场、塔山畜牧场、浑河农场等在内10个国营农牧场,包括牛奶公司、经销公司在内的三个专业公司以及奶牛繁育站、乳品监督检验站,职工人数多达2万人。1998年底,沈阳农垦总公司将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沈阳乳业不仅是远近闻名的明星国企,还是当地政府的“利润奶牛”。

  1999年至2001年,沈阳乳业主营业务收入从1亿元增长到接近3亿。截至2002年,沈阳乳业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液态奶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全国第四。发展至2002年已被认为是当地最好的企业之一。彼时,政府着手为企业招商引资,以期推进辉山乳业的进一步发展。当年的中国首富刘永好闻讯而来,志在必得。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最终入主辉山乳业的是美国隆迪集团。 对于这个隆迪集团,沈阳人并不陌生。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元,中外合资企业,主营业务是粮食加工、粮食收购等。主要就是生产玉米面、玉米碴,做粮食深加工。公司投资人包括沈阳市新凯粮食机械厂和开曼群岛美登公司,李安民任董事长,杨凯任副董事长和总经理。

  李安民是沈阳当地人,兄弟姊妹们多,外语非常流利,早年毕业于辽宁大学,后在北京一家名为美登高投资有限公司任董事。这家注册地在北京的外资企业,主业是在食品和饮料行业投资。美登高投资注册资本1000万美元,成立时间是1993年3月27日,法人股东为美登公司。美登高投资还持有辽宁美登高食品有限公司70%的股份,李安民正是这家企业的法人代表。公司主要生产和销售冰激凌、乳制品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美登高冰激凌、雪糕曾风靡沈阳。

  隆迪公司的总经理杨凯则是1975年沈阳下乡到康平县的一个知识青年,回城后就职于沈阳市第一粮库。第一粮库始建于1939年,地处于沈阳市铁西区,是集粮食收购、储存、加工、商贸为一体的大型粮食企业,曾被世界粮农组织誉为“亚洲第一大库”。在这里积累了工作经验之后,1992年杨凯决定下海经商,与一个家住于洪区造化镇小方士村的同事在村里创办了沈阳市新凯粮食机械有限公司,63天之后又与美登公司共同成立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

  李安民是杨凯人生中的“贵人”。隆迪粮食的美元资金就是李安民带来的,无论如何,美登公司这笔美元资金的进入对于隆迪粮食乃至后来的辉山乳业都意义非凡。正是得益于于李安民带来的资金,杨凯才得以一步步将隆迪粮食做大。即使在杨凯转身进入乳制品行业后,李安民所代表的境外资本始终是站在前台的主角。当时,中外合资企业并不多,所以省市领导都很重视,多次来视察。这也为杨凯接触各级领导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当时,中国吸引外资的速度迅猛发展,而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的东北,更希望通过外资来为企业注入新鲜的血液。沈阳确定要通过抓大项目、运作企业海外上市等方式,确保全年利用外资15亿美元。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国营农场的管理体制、经营机制越来越不适应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的形势,一度陷人经济滞后的低谷,过去优势产业不再显优。沈阳农垦总公司业绩连年滑坡,甚至出现了资不抵债的情况,沈阳乳业则是其中“效益不错”的优质资产。用新体制、新机制盘活农垦总公司存量资产,实现优势整合,成为了沈阳市的当务之急。得知这一消息,四川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专程到达沈阳,希望控股沈阳乳业。

  2001年10月8日,市里决定,将沈阳市农垦总公司所属的辉山畜牧场改制,成立沈阳农业高新技术开发区。第二年,以李安民为代表的美方资本就顺利获得了沈阳乳业的部分股权。隆迪国际之所以能拿下沈阳农垦总公司旗下优质资产的股份,还在于他们赶上了“好时候”。沈阳市的合资条件中,一是要吸引外资,二是一定要上市,但四川刘永好既不是外资又对上市不感兴趣,而美国隆迪“在操作国际融资方面很娴熟”。据了解,当时美国隆迪获得沈阳乳业52%股份的实际出资为1170万美元。“辉山”品牌则被作价3500万人民币,分5年由美方支付。这相当于用沈阳乳业一年的利润就购买了公司。沈阳乳业由国有控股变为中外合资。2004年7月7日,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沈阳乳业,沈阳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独有,此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美国隆迪执行总裁李安民,而杨凯是这家公司的董事,并出任总经理,开始涉足乳品行业。2012年8月,杨凯替代李安民成为沈阳乳业董事长。

  辉山乳业的迅速发展与杨凯对乳业市场强势而准确的掌控密不可分。早在2002年,杨凯就将打造乳业全产业链作为辉山的目标。这与当时多数乳品企业开始将大部分资金投入抢占奶业市场的局势有点格格不入。董事局对这一提议进行了反对,并认为这是一条“龟速”发展的路线,杨凯力排众议,最终将其设定为辉山的发展目标。辉山乳业发展到2005年左右,逐步得到政府的重视并支持。而辉山乳业真正崛起则是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后。2008年三鹿事件爆发后,国内各大品牌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在内的多个厂家的乳制品都检出三聚氰胺。国产乳品出现低迷,老百姓大多数人不买国产奶粉。国外奶粉品牌在仅仅占市场30%左右的基础上迅速增长至70%多。中国乳企开始生存艰难。辉山,偏居一隅的东北老字号企业,打出生的那一刻就带着东北人自有的质朴和率真,凭借着自身品牌的过硬质量,在三聚氰胺事件后占据沈阳80%、辽宁60%以上的市场份额,稳居东北第一。

  从2008年12月到2009年2月,辉山乳品的销售额是往年的200%,沈阳市场的份额突破85%,确实是异军突起。发展到2012年9月,沈阳隆迪食品有限公司改名为辽宁辉山乳业,并在2013年,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跻身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前三甲。

  业务涉及草料种植、奶牛养殖、液态奶和奶粉的生产及销售,是国内率先实现奶源全部来自于规模化自营牧场的大型乳制品企业。2013年,国内原奶短缺引发的乳制品价格暴涨证明了杨凯决策的明智。与此同时,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的意见》,这被媒体解读为“史上最严婴幼儿奶粉政策”。这再次促使乳品行业大洗牌,也再次证明了走全产业链经营的必要性,以及建立资源掌控型乳液创新经营模式的正确性。辉山占据了北纬40°黄金地段,辉山乳业精选加拿大驯鹿、美国金皇后等优质苜蓿品种,在辽河和凌河沿岸等地区集中连片种植紫花苜蓿,以满足辉山自营牧场奶牛的需求,实现了“草蓄一体化”。很多人认为上游投资过大,得不偿失,但其实综合下来,反而投资期更短,风险更低。杨凯本人对全产业链的目标无疑是坚定的。杨凯信誓旦旦地表示,“企业能走多远,品牌能否做成百年老字号,取决于企业是否能放弃短视、极目远眺。现在中国乳业重要的是做品质,不是做规模。辉山的目标不是盲目做大,而是种好草、养好牛、做好奶,让世界尊重中国乳业!”

  2016年,杨凯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榜第66位,一度位居辽宁首富。这个辽宁首富商业帝国,正是引援美方资本,吞下国有优质资产,几经腾挪,做到了国内至少是在东北区域的最佳口碑,“鲜博士”、“十天”、“杰西牧场”等产品,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记忆和辉煌。杨凯则利用辉山这一品牌,将自己送上辽宁首富的宝座,开始了极速扩张。

  然而,辉山近些年来的节奏不只是“养好牛”这么简单,其在规模上的急速扩展令人瞠目。2009年,辉山乳业先后投资200多亿,在沈阳、锦州、阜新、抚顺、铁岭,江苏盐城等地投资建设了良种奶牛繁育及乳品加工产业集群项目。

  2013年底,辉山乳业集团和康平县曾达成协议,辉山乳业集团计划投资88亿元,在康平县建设全产业链乳业产业集群综合项目。2013年开始,辉山乳业又开始将目光锁向华东地区,对山东、河北、四川等新区域市场进行初步布局,更在江苏盐城布置辉山的全产业链模式。2016年5月,辉山乳业发展(江苏)有限公司在盐城市射阳港经济区开业,总投资8.66亿元,其中一期投资约5.8亿元,产能18万吨/年。这被外界视为辉山发出了大规模扩张、从区域品牌走向全国性乳品企业的信号。

  除了主营的乳业之外,辉山乳业也染指副业。2015年9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以8320万元人民币向控股股东杨凯及其子收购可再生能源公司全部股权,用作生产压缩天然气及副产品有机肥料。据悉,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2013年、2014年,这家公司分别录得亏损约238万元和438万元除固定资产的大量投资。辉山乳业2013年香港上市,募资额达78亿元。辉山的道路走得明显操之过急。在乳品领域,经历过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想要立足长远发展,首要考虑的是质量安全问题,那么全产业链下自己说了算的模式,较为可控。辉山乳业走的,也是从上游牧场养殖到下游奶品加工的全产业链模式,3年中,用于厂房设备、土地、购牛等的资本开支达到106.67亿元。企业的急速扩张背后确实带来了越发沉重的资金压力。

  辉山乳业集团于2013年9月27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全球发行额13亿美元,成为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企业募集资金前三甲,并跻身全球有史以来消费品公司首次发行前十名。辉山,本来有可能领导一场乳制品行业的变革。甚至可能,在将来彻底改变国人对国产乳产品的印象。然而,上市以后的一系列操作,最终,让这个知名品牌元气大伤。

  在现代营销学之父“菲利普·科特勒”的营销管理学中,曾经有过重要论断,一个企业的原有业务营收不足以覆盖这个企业的额外营销支出时候,必将扯断这个企业的资金链。2016年12月16日和19日,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公司接连发布两篇辉山乳业的报告。指责辉山乳业涉嫌财务欺诈,包括虚报利润、苜蓿种植造假、董事会主席侵吞公司财产等。浑水报告甚至称辉山乳业为“骗子公司”。当晚,辉山乳业对浑水报告进行了逐条批驳,否认了浑水的一系列指控,并宣称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辉山乳业在发布的公告中对这种说法进行了否认。而浑水调查发现,辉山乳业从美国安德森进口苜蓿,安德森的中国代理确认称,辉山是其重要客户。

  九家牧场的员工亦证实,辉山从海外和黑龙江的第三方采购苜蓿。一家黑龙江苜蓿经销商也证实,其公司长期供应辉山羊草和苜蓿。报告中呈现的证据极有说服力,通过数据演算、实地调查和专家走访等形式,验证辉山在苜蓿方面从未自给自足。相反,辉山从第三方购买了大量苜蓿,价格高于其所宣称的生产成本。并通过公开财务报告,发现辉山乳业的高杠杆——截止2016年9月底,流动负债158.63亿,较同年3月份是110.17亿增加了48.5亿元,而其中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借款高达108亿。而辉山乳业截止2016年底的总资产也不过就341亿。

  随后,辉山乳业又被爆出债务危机。根据辉山乳业发布的2016年中报,辉山乳业一年的营收大概为45亿,但是在1到3月的应付票据和应收账款高达13亿。辉山乳业解决负担的方式简单粗暴:借钱。一个故事充分体现了这家公司当时借钱的“本事”:2016年11月,辉山试水“活体租赁”,这一租赁融资方式在此前的国内市场鲜有先例:以其拥有的4万头奶牛作为租赁资产,租期5年,换取融资7.5亿元。

  国企前身、知名品牌、当地政府的座上宾……也许是这些因素让辉山借起钱来比一般企业更轻松2017年3月24日上午11点左右,辉山乳业股价在毫无征兆情况下突然跳水大跌,盘中最大跌幅达90.71%。这一跌幅创下港股历史之最,股价由2.81港元跌至0.25港元,随后辉山乳业紧急停牌。不到1个半小时里,辉山乳业市值蒸发320亿港元,仅剩56亿港元。从回城知青到企业总经理,杨凯走了25年;从完全控制辉山到成为辽宁首富,杨凯用了4年。而他大概难以想象,从云端跌落仅仅用了几个小时。

  一天之内,辉山乳业股票跌去杨凯数百亿身家,紧接着,“财务造假、挪用资金”质疑、高管失联、兑付危机……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危机发生后,当地政府紧急出面主持召开了围绕辉山乳业的债权人会议。据媒体引述债权人会议中传出的消息,杨凯在会上亲口称,在合计418.82亿元的总债务中,除了一些杂项外,上市公司债务199.5亿元、非上市公司147.8亿元、大股东境外借款41亿元、供应商欠款31亿元。此后辉山乳业高层变动频发,且辉山内部存在多月不给员工发工资的状况,附属公司也提出破产重整申请。

  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及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已于被相关中国债权人提交至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述两家公司为辉山乳业上市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且持有辉山乳业集团在中国的大部分经营业务。至此,辉山乳业已是四面楚歌。

  面对投资狙击,辉山乳业股票失控式下跌,震动了资本市场,也震动了辽宁的政商圈。关于辉山乳业债务逾期、辽宁省金融办召集债权人一起救辉山乳业等内容引发高度关注。24日一上午损失320亿港元后,杨凯接受媒体采访称,公司股价暴跌,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在辉山乳业债务的传言中,延伸出的是辽宁省金融办召集辉山乳业债权人,集体商讨救助之法的会议。暴跌之前一日,辉山乳业的债权人会议召开。据相关信息显示,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以上。此外,辉山乳业还欠供货商款项接近30亿元。

  3月23日下午。辽宁省政府金融办组织多家债权银行以及机构召开会议。省金融办对辉山乳业的具体救助措施为:要求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争取两周以后恢复付息能力,四周以后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政府通过花9000多万元购买辉山的一块土地来为辉山乳业注入资金,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要求各金融机构对辉山乳业这次欠息作为特例,不上征信不保全不诉讼;成立债权委员会,并由最大债权人中国银行担任主席;省金融办派出国有银行处、商业银行处、租赁处和普惠处四个处协助债权委员会与各类型资金方沟通与管理。其中,普惠处对接小贷公司。杨凯在会上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集团总资产382.6亿元,包括大股东个人借款在内的总负债418.8亿元。但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

  3月27日,辉山乳业总部19层办公室,辉山乳业董事会主席杨凯约见了8家债权人,其中谈话要点包括:辉山乳业生产产量和质量正常,并没有受到资本市场的冲击。辉山乳业正在按计划进行内部重组,计划引进国内顶级战略投资者;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高度重视,省市政府已成立5个应急小组协助辉山乳业进行重组;上市公司体系内和体系外所有债务辉山乳业都会承担,请各个债权人续期、展期。再卖一期产品,并给予辉山乳业足够的时间,以时间换空间,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一起共渡难关,对辉山乳业的持续经营保持信心。

  随后的3月28日下午,沈阳迎宾馆北苑一楼,辉山乳业债权人委员会组建暨第一次协调会议召开,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金融办领导均有到场,银行业协会主持会议,会议主要内容为:各债权人提供相关材料核实辉山乳业债务情况;请各债权人统一认识,一致行动: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为引进战略投资者提供方便条件,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维护企业生产稳定、社会稳定、金融稳定。辽宁方面的政府在积极救助辉山乳业。辉山乳业是当地乳品龙头且唯一的一家企业,涉及4万名员工。据称,辉山乳业的产品质量没问题。辉山乳业执行的出厂标准是生鲜乳菌落总数每毫升5万以下,体细胞数每毫升20万个以下,乳蛋白率达到3.2%,远远高于欧美及国家标准,如果不是背后的资金链,辉山是一家非常有前景的乳品企业。

  在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看来,辉山乳业事件对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辉山企业的经历反映了中国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和考验。一个企业在上市的时候,要考虑是否已经做好应对上市风险的准备。”有研究者对中国企业在国外的频繁退市进行了分析,并指出,部分中国公司本身存在的问题给了做空者以可乘之机。投资者从质疑某一家公司逐渐发展到质疑整个中国企业的质量及其真实性,公司的市值不断下降,股价暴跌,最后不符合交易所要求而被交易所摘牌,或是主动寻求私有化。“上市相当于拧开了资金的水龙头,但很多民营企业上市后,却很难适应上市公司的规则,本身既有的战略也不足以应对上市的发展需要。”前述接近杨凯的人士说,对于企业来说,上市就是双刃剑,一方面帮助企业有更大的发展,一方面则将企业曝光在聚光灯下,不能有半点做假和差错。然而,现实是,很多公司依然沿用原有的管理模式和发展思维。“就像习惯于玩5毛钱一把麻将的人,突然一下一把50元,乃至上百元,几把就下去了。”

  事实上,从2003年开始,杨凯就在谋求辉山乳业的上市,当时他还是隆迪公司的总经理。辉山乳业首席财务官苏永海也曾坦承上市对于辉山带来的好处,包括“带来很多灵活财务杠杆的便利,例如,在国际银行的借贷,利息只有3%,有效降低了财务成本”。而且,自从上市之后,政府与农民更主动将土地租给辉山乳业。企业知名度、美誉度不断上升,相关的科技合作、国际合作以及行业管理水平都得到了推进。一名不愿具名的经济学者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认为,辉山乳业的股权结构存在问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辉山股价大跌之前,杨凯持股量为73.56%,减去当日抛出的2.51亿股,持股量依然有71.7%。“这是一种不合理的股权结构。从结构分析,股权集中容易造成体制僵化,出现铁腕人物。其他的董事层更像一个打工者,而不是合作方。

  3月31日,辉山乳业在公告中声称,辉山乳业的4名独立董事——宋昆冈、顾瑞霞、徐奇鹏及简裕良已全部辞任,并即日起生效。这4名独立董事给出的理由,基本都是要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事务、繁忙等。公告称,这4人确认,与董事会亦无意见分歧。“这个时候,独立董事辞职是不正常的,可能是双方之间对于辉山的处置有意见冲突。”学者曾经问过一家日本的公司为何不上市,当时该公司的老板给了他三个理由,其中一个是“企业一旦上市,可能几代人的努力会一夜之间被别人占有”。这恰恰是很多上市公司没有去考虑的。辉山现在的机制和策略应对不了香港的股票市场。有分析者认为,辉山乳业是中国部分上市企业的一个代表,在“”式的产业布局中,逐渐面临现金流萎缩、资金链紧绷的窘境。为了自救,公司又往往不惜代价以巨大的杠杆融资,终因其中一环出错而满盘皆输。

  截至2018年5月,沈阳中院已受理辉山乳业集团系列108家企业重整案。11月5日,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等83家申请人共同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称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后,依法履行职责,积极推进各项重整工作,并就重整计划草案的制作进行了研究。但是目前,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无法在裁定合并重整之日起六个月内提交重整计划草案。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已无法在裁定合并重整之日起六个月内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并申请延期。法院对此请求亦予以批准。沈阳中院表示,鉴于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等83家企业具有较高的重整价值,如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将难以实现债权人利益的最大化,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等83家企业申请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三个月,符合破产法的规定,应予准许。沈阳中院11月8日裁定,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至2019年2月10日。

  辉山乳业方面表示,目前企业生产运营平稳、有序,如果能够摆脱阻碍企业发展的桎梏,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有能力继续发挥在行业内的积极作用;与破产清算相比,如果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重整成功,债权人可以获得相比破产清算更高的清偿率,损失减少到最小化。现有职工可以保留现有工作岗位,避免出现大规模失业情况。债务危机一年多之后,辉山乳业仍走在寻求自救的路上。辉山乳业路在何方?何方神圣可以挽救陷入重重迷雾的辉山乳业。辉山是沈阳的东山,辉山乳业能否东山再起?人们在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ag